20190602

这周完成了毕业答辩,拍完了毕业照。电梯内「运行次数」折线图在五月三十日飙升至顶端,之后又立马回落。

周一周二在联调公司的项目,希望下周能够收尾结束。

周三开始又全心投入在毕业设计中。

周四毕业答辩草草结束,非常符合学院一贯教学风格。我还是蛮享受这种较为宽松的教学环境的,能让我有时间做自己的事。

拍摄毕业照之前那个晚上,我又想起了一年多前那段「蓄须时光」。与一个朋友的谈话让重新审视了自己对待周围人的关系,懊悔与自责瞬间涌来又慢慢退去。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自己太过偏执,都忘记了朋友的含义是什么。还有机会与他们好好道歉一次吗?对不起……

我对自己说,真诚一点,再真诚一点。

与幺半群拍完合影之后,她问我,如果我不在,你拍完班级合照之后会干什么?

我想我可能是立即逃离人群吧。

是她把我从泥潭里拉了出来。